欢迎访问安徽省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和发展促进会官网!
  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论文赏析
意在笔先
发布日期:2016-07-27 09:33:05   阅读:  

姜和平

      歙砚制作技艺经过一千多年漫长的传承与发展,无论其形制与内容都因人们不同的需求而不断变化着。纵观历代经典砚式,无论风字砚、箕形砚、抄手砚、蝉形砚、太史砚等,都极大地满足了人们的使用需求,同时符合当时的潮流风尚与审美情趣。当砚台慢慢地退出人们的日常生活而成为艺术收藏品时,传统的诗、书、画、印、铭等文艺表现手法被更多地融入到砚雕当中,形式多样而又不违背砚台的审美取向和价值评判体系,主要体现在构图、比例、意境等方面。徽风皖韵的熏陶及优质砚石的助益,使歙砚别具一格,令人过目不忘。

      每一块砚石千差万别,基于对砚石形状、色彩、纹理与质地的理解与感受差异,不同的人会有各自的构思与创作,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对雕刻主题的选择也会各有偏重。因此在凸显砚石自然之美的前提下进行创作,达到因材施艺、构思巧妙、意境深远的艺术要求,才能更好地赋予砚石新的形象及生命。

      我在设计歙砚作品“鱼化龙”时,砚石上方一块亮丽的“金晕”纹理深深地吸引着我,此晕层次分明、线条流动,似珍禽异兽又似海市蜃楼,砚石边缘也点缀着一圈圈“金晕”纹理,有的轻灵飘逸、有的厚重凝滞,却连绵不绝,隐隐有风云激荡之势。在读石的过程中,有时我会感到若有所得,仔细推敲之下却一无所获;有时感觉某个形象在向我召唤,欲细加辨别时却已无影无踪……我心中也曾经涌现出许多设计方案,但都因其缺乏巧妙与独特性而被我一一否定了。我想,这大概就是设计过程中缺乏一个突破的契机、一个灵机一动的感悟吧!

      直到某一天我查阅资料时,《三秦记》中的一段话引起了我的兴趣:“龙门山,在河东界。禹凿山断门阔一里余。黄河自中流下,两岸不通车马。每岁季春,有黄鲤鱼,自海及诸川争来赴之。一岁中,登龙门者,不过七十二。初登龙门,即有云雨随之,天火自后烧其尾,遂化为龙矣。”此时我豁然开朗:那块亮丽的“金晕”不正是黄鲤鱼鼓鳃振奋的形象吗?风云激荡之势不正是“云雨随之”之景?于是“鱼化龙”的雕刻主题就此确立。

      “鲤鱼跳龙门”是我国民间传统工艺中喜闻乐见的创作题材,寓指一举成名、出人头地,其逆流前进的精神也催人奋发向上。此砚的巧妙之处就是利用天然“金晕”纹理稍加修饰,一个鲤鱼头部的形象就跃然砚上,其鳃其目甚至不用刻意雕琢就显得栩栩如生。至于其尾,“天火自后烧其尾”焉得见之?大概已化为砚堂中那块似神龙之躯的“金晕”了吧!更令人称奇的是,在“金晕”的包围下,鱼头上显露出一块天然的黑色“鱼子”纹理,据说“鲤鱼跳龙门”时,凡是从空中摔下者,额头上就有一块黑疤。这化龙之鱼看来是经过无数的失败才最终成功的吧,他终究不是“点额不成龙,归来伴凡鱼”的平凡之鱼。

      我想,一件成功的作品,打动人的首先是其意境,其次才是制作技法,只有在雕刻之前深思熟虑,才能在制作之后不留遗憾或少留遗憾。


上一条:以画入砚
下一条:浅谈歙砚历史文化的价值


版权声明 | 免责声明 | 法律顾问 | 隐私声明 |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12 ahgym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省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和发展促进会
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宁国路3号 电话:0551-62653816(办公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