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安徽省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和发展促进会官网!
  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论文赏析
感悟方派砚雕
发布日期:2016-07-19 09:00:45   阅读:  

何彬(禾濱)

      法国布封曾言:风格就是人。

      艺术惟有张扬个性方可形成风格,若是老调重弹,即便是天才也将失去光泽。

      方派砚雕,为当今砚雕界的翘楚。其蕴涵的思想,赋予了砚石新生,流淌着感动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  十亿年前的天工造化,歙砚石呈现出自然形体,如周边自然、表层高低起伏,侧面似山岭沟壑;天生皮色形态,雄浑苍茫,温婉可人,潇洒不羁,静谧乖戾,形态各异,不一而足,可谓由日月雨露滋养而成的美石,汇聚了天地之精华。

      从宋代开始,文人士大夫在书写之余,将文人趣味引入砚的刻制中,砚台也就从单纯的用具,成为集文学、绘画、书法、雕刻、诗文、篆刻为一体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  方派砚雕结合石之形、色、纹,因势象形,巧借天工之完美境界。

      明人魏学洢《核舟记》记载:“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,能以徂寸之木,为宫室、器皿、人物,以至鸟兽、木石,罔不因势象形,各具情态。”

      赞叹王叔远核雕之精湛绝伦,其构思因势象形,眼光独到,匠心独具。

      所谓因势象形,依据原料自然形态去雕刻,对原料形状、质地、色泽、纹理细细加以揣摩,再捕捉那一刹那间的形态,静中寓动。

      庄子有言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”,自然造化赋予了歙砚石绚烂多姿的石品,如:“群星斗奇,璞耀苍精”的金星、“灿若亍霞、轻烟飘拂”的金晕、“千波逐浪、粼粼波光”的水浪、“群雁飞舞、波涛翻滚”的眉纹……

      若以金晕做朝气亍霞,自然成趣;化金星为昡季绵绵细雨、秋夜繁星闪烁、冬日漫天飞雪,风韵天成;变漫漫银晕为皎然月华,如真似幻;水浪纹则动若千波逐浪,不下一刀有昡江月夜之意;眉纹如轻烟飘拂,又似群雁飞舞,有水墨画之美,让观者心潮起伏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  方派砚雕,不雕而雕,用情感去激发砚石灵性,呈现自然之美。大自然赋予的“天工”,可“借”而不可“夺”。

      面对砚石,不可随意动刀,多层次、多角度、多方位揣摩,观其形、品其神、思其蕴。

      方派砚雕,并非是砚石上作画如此自由,受石料形状、色泽及纹理制约,须保留自然之美,略加人工雕琢,高度概括,勾勒物象,但求刀外有韵,通过简洁物象再现深远意境:或古朴沧桑,或月出惊鸟,或小桥流水,或浩渺无际……

      石乃大自然鬼斧神工之物,赋予了独特的美质,或纹理莹如玉带,涌如水浪,烁如金星;或肌理耸似竞秀群峰,漫如黄沙大漠,斑驳如古之器物;或形如弦琴,如跃鱼,如走兽……

      在砚雕创作中,人工须建立在顺应天工之基础上。若不能利用砚石材质之美,也只能算是“淫巧”,甚至是画蛇添足。

      自然之美若一味人工雕琢,不是锦上添花,而是对美的一种践踏。因此砚石自然之韵应予留存,显其原态,此所谓“不雕”之真谛。

      石之肌理有自然风蚀而成与破碎自然而成之分。风蚀而成之肌理,落刀时须讲究纹理的去留,保留部分须显出古朴沧桑之风味,雕琢部分也应凸显古朴之意蕴。

      因破碎而形成的肌理,有时宛如一幅自然山水画,细品之下若不够完美,此时须人工辅之。

      或为丘壑、为山峰、为游鱼、为古器、为飞禽……

      似山峰则添小溪、亭阁或古松,彼此相映成趣;似游鱼则选其最佳位置,寥寥数刀让鱼眼变得富有灵气,鱼则鲜活起来……

      方派人物砚雕,或曼妙绝伦的女子,或仙风道骨的老者,其精彩诠释呈现,须寒来暑往长年积累,息心静气,凝神定志。若非如此,失之毫厘便会差之千里……

      唐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论》记载:“夫失二自然而后神,失二神而后妙,失二妙而后精,精之为病也,而成谨细。自然者,为上品之上;神者,为上品之中;妙者,为上品之下;精者,为中品之上;谨而细者,为中品之中”。

      方派砚雕,蕴涵了众多艺术形式,诸如绘画、书法、雕刻、诗文、篆刻、音乐、舞蹈等,折射出一种境界与思想,让人无限想象,这是其真谛所在。

      天然与灵感的交融凝固,思想与境界的自然烘托,让作品变得富有灵气与生气,这是方派砚雕奉行的不雕而雕的艺术使命。

      在研墨观赏之时,如品味一首情诗,穷观一处天成美景。


上一条:歙砚的新坑和老坑及子石料
下一条:初识歙砚


版权声明 | 免责声明 | 法律顾问 | 隐私声明 |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12 ahgym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省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和发展促进会
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宁国路3号 电话:0551-62653816(办公室)